维康药业再冲创业板IPO 连续五年持续亏损 市占率不及3% 下游议价能力弱

  • 日期:07-31
  • 点击:(924)


2016年闯关创业板遭遇终止审查。维康药业2020年2月份再次向创业板提交IPO申请,6月份再申报,其上市之路坎坷不仅仅是重销售轻研发,供应商屡上质检黑榜这么简单。公司近五年来业绩增收不增利,主营业务遭遇发展瓶颈且持续亏损等基本面的黯然,或再次难以获得资本的青睐。

可以看到,维康药业业绩增长乏力,2015年以来净利润直线下滑,2018年触底反弹,波动的幅度还是蛮高的。截至2019年,维康药业实现营收6.42亿元,净利润收录1.26亿元。但是,除去政府的补贴,维康药业净利润也就刚过亿一点。

报告期内,政府补助增加的净利润占公司报表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0.21%、9.74%、12.91%。

医药工业市占率仅2%

据招股书,维康药业主营业务为现代中药及西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销的产品包括银黄滴丸、益母草软胶囊、益母草分散片、骨刺胶囊、枫蓼肠胃康分散片、人参健脾片等中成药以及罗红霉素软胶囊等西药,以及包括生产剂型覆盖硬胶囊剂、片剂、颗粒剂、软胶囊剂、丸剂(滴丸)。

从营收构成来看,维康药业营收主要来源于医药工业,截至2019年医药工业营收占比超80%,其中,中成药收入占比66.58%,较2018年下降0.52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医药工业2019年的增长率仅9.34%,营业额虽有所增加,但增长的幅度远不及2018年。此外,公司医药商业板块亦同比低增长。

整个2019年的营收增幅也仅10.96%。显而易见,维康药业已经进入增长的疲态。

细分来看,截至2019年,以银黄滴丸首的中成药收入占比医药工业营收的20.35%,为公司第一大单品,其次是西药罗红霉素软胶囊。银黄滴丸、罗红霉素软胶囊等主导产品合计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3.57%,较2018年增长1.87个百分点,但较2017年下滑6个百分点。

银黄滴丸主治急慢性咽喉炎,具有清热、解毒、消炎等功效。放眼整个咽喉疾病中成药品种市场,在此领域的竞争者的确不少。

截至2018年,我国咽喉疾病中成药市场,还是以扬子江药业、金嗓子控股、三力制药以及三金药业居头部,其中又以扬子江药业的蓝芩口服液市场份额达23.73%居首。而维康药业的市场份额占比不到3%,2016年垫底至今。

而公司的西药主导产品罗红霉素软胶囊以15.80%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但其竞品众多,有被替代的风险性。竞品包括了扬子江药业的罗红霉素胶囊、西安远大德天药业的罗红霉素缓释胶囊、哈药集团的严迪牌罗红霉素分散片、四川科伦药业(002422,股吧)的罗红霉素片等。

医药商业连续5年亏损

维康药业医药商业主要以经营零售连锁店为主,作为医药工业的补充。截至2019年,医药商业实现营收1.17亿元。但因其经营不善,医药商业板块连年亏损且亏损不断加大,2019年亏损略缩,仍亏损1006.25万元。

截至报告期末,维康药业下设连锁药店121家(含中医诊所),其中41家连锁药店系2018年后设立。

目前,维康药业的医药商业板块由公司下设的全资控股的维康商业牵头经营。据招股书,维康药业通过100%控股维康商业,间接全资控股了维康医药零售、维康大药房、维康中医诊所。

由此可见,亏损主要集中在子公司维康医药零售、维康大药房。据维康药业的说法,医药商业板块持续亏损是因为目前连锁药店或中医诊所设立时间较短、总体规模较小所致。

市场推广费用居高不下 下游议价能力弱

但值得注意的是,维康药业销售费用激增也是不争的事实。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公司期间费用率分别为44.18%、57.40%、52.57%。

其中,销售费用占期间费用比为34.98%、50.32%、45.47%。而市场开拓费用则是销售费用的第一大支出,分别占比55.21%、75.48%、73.58%。受两票制影响,发行人市场推广费用居高不下。

两票制下的医药流通企业俗称为“配送商”,“配送商”就是两票制下的经销商。两票制下,发行人产品直接销售给配送商,由配送商直接销售至医院等终端医疗机构。

由此可见,公司在下游端的议价能力较弱。

另外,公司供应商屡上黑榜颇为市场诟病。

这其中,2018年排名前三的供应商浙江国邦药业有限公司、安徽强正中药饮片有限公司(曾用名安徽纪淞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亳州市华云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等多次被监管处罚。

据悉,维康药业此次再申请募资额依然不变,除了中药饮片及中药提取项目拟投入2.41亿元,其还将补充营运资金1.6亿元。而研发仅投入5976万元。

据招股书,实控人刘忠良直接持有公司81.09%的股份,并通过持有顺泽投资28.33%的出资额及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控制发行人5.45%的股份,合计控制发行人86.55%的股份,拥有绝对表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