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微芯生物董事长鲁先平:创新药“拓荒”19年虽千万人吾往矣

  • 日期:07-31
  • 点击:(1383)


每经记者 刘玲    每经编辑 文多    

■相关公司:微芯生物(688321,SH)

■市值:273亿元(截至7月23日)

■核心竞争力:基于化学基因组学的集成式药物发现及早期评价平台体系和临床开发综合策略,实力雄厚的研发团队、资深的研发及管理经验等。

■机构眼中的公司:拥有独特核心技术平台、研发高效的创新药先锋;国内小分子创新药领军企业;重磅药迭出的明日之星。

制图工具:镝数 截止时间:7月23日

“台风夜,去往魔都的路,真不易。爬山涉水、风雨无阻,在古都南京,期待明早的魔都行。”2019年8月11日0时整,微芯生物董事长鲁先平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偏爱摄影的他,配了9张山峰图。

那天,鲁先平在上交所敲响了微芯生物的上市锣,成为科创板“创新药第一股”。这天,距鲁先平回中国创业已快20年了。

回首他筚路蓝缕创业的这些年,是多少山峰也诠释不了的艰辛。

2020年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一周年。这个承载带动资本市场改革使命的板块,与微芯生物“国内创新药行业拓荒者”的定位有相合之处。《专访董事长·第三季》近日专访了鲁先平,与他一起回顾19年的创新创业之路,分享登“科”1年的感受。

“天真”科学家回国 拓荒创新药

2000年回国创业前,

鲁先平“天真”地向太太“报备”:

这条创新药“拓荒”之路最后却走了十几年。

出生于1963年的鲁先平,受益于改革开放和高考恢复,在16岁时成功考取了四川大学生物化学专业。25岁那年,鲁先平赴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做药理系博士后研究员。

在美期间,鲁先平就开始在新药研发领域创业,1994年、1998年,他先后参与创办了两家新药研发公司。这两家公司后来也都成功被大药企收购。

可以说,那时才30多岁的鲁先平,就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

但鲁先平没有停下脚步。那时的他,偶会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看到国内患儿千里求医的报道,这让他体会到了当时中国医药行业发展的落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是祖国才能让我们走出国门。”鲁先平说,“中国医药行业的这些不足,正好是我们在国外所取得的专业经验、管理经验可以帮助解决的,所以我们就想着回来中国创业。”

2000年,他放弃美国优渥的生活,回到了中国,希望在中国做first-in-class(全球首创药物)的研发,以改善当时国内医药行业的生态环境。那一年,他的小儿子只有3岁半。

彼时,鲁先平“天真”地认为,回中国从事原创性新药的研发一定特别受欢迎、很顺利,所以他向太太等家人报备的创业期限也就是几年。

回忆起当时,鲁先平笑着说道:“如果从刚开始就知道有这么艰难,我的家庭一定不会同意的……所以说天真还是有天真的好处。讲的是实话,但是过于天真。”

这份“天真”,不仅源于在美创业的成功经验、国内改革开放后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更来自于他们第一轮融资时的火热氛围。

据鲁先平回忆,他的好友程京院士先他几年回国,在清华大学任教的同时进行生物芯片研究。2000年,鲁先平和程京开始进行投资者路演。之后,随着宁志强博士、石乐明博士、胡伟明博士回国,2001年3月微芯生物在深圳诞生。

他们成立的微芯生物,致力于在中国做原创新分子实体药物研发,深耕肿瘤、代谢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重大疾病领域。当时,鲁先平带领的科研团队构建的国际先进的“基于化学基因组学的集成式药物发现及早期评价平台”体系,不仅得到了国家的支持,还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回到中国进行第一轮融资的时候,我们感觉到氛围非常好。”鲁先平描述道,“当时的反响来自于中国香港、新加坡、日本的投资者,还有来自于北京、天津的科技风险投资等等。”

投资方反响的热烈,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背景——创业板即将推出。这让微芯生物成为了资本的宠儿,A轮融资顺利募集到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000万元)的资金,这是当时医药行业里最大的一笔融资。

被微芯生物吸引的A轮投资方,包括北京博奥、祥峰投资、北京科技风投和泰达科投等。彼时,投资方认为微芯生物未来在创业板上市,便可获得资本退出通道;而微芯生物也希望未来能够成功登陆创业板,助力实现研发原创新药的梦想。

看起来一切顺利。但当时鲁先平的好友李革(药明康德董事长)却在不断提醒他:那时的大环境不适合研发新药。

纵观当时中国整个医药行业,创新药几乎全部来自跨国企业,很少企业愿意花“十年十亿美元”去研发新药——毕竟仿制药的利润就够“香”了。因此,微芯生物提出在国内做first-in-class的新药研发,在很多人看来是不现实的。

李革其实原本也想做创新药,但最终还是选择了CRO(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的道路。在鲁先平看来,药明康德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公司,他和李革虽然选择了不同的路,但药明康德提供的外包服务完善了中国的新药研发生态链,这是创新药生态链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他们的目的地是一致的。

鲁先平那时也已经意识到:“当时中国医药创新的生态环境是不完善的,无论政策、法规、审批,还是资本、环境,这种产业链是不完整的。再加上原创新药是个非常复杂的跨学科、跨技术、跨领域高度整合的体系。”

但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中国是需要创新药的,这条路的艰难是已知的,但如果没有人去迈出这一步,那么生态链是永远不会完善的。我们在产业生态环境不完善的情况下,能够坚持下去,脱颖而出,并取得成功。我想这是一个改革的示范,用科技力量去引领商业行为,让大家愿意从投资、产业、政策法规方方面面去支撑这么一种商业行为。而这种商业行为的背后,它不仅仅是为商业目的行为——医药创新关乎人类的生存与健康,我想微芯生物真正的创新的意义正在于此。。”鲁先平坚定地认为,纵使山路艰辛,无非“付出更多额外的努力”。

考验与意外,很快接踵而至。

以“专利授权”才走出融资困境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可能追求完美